你就是尤努斯,你就是甘地:對貧窮與不平等宣戰吧!

 

上篇文章介紹了貨幣經濟下財富分配的真實樣貌,我決定更深入這個議題的核心,試著把我觀察到的一些所見與你們分享。

人類用貧窮、無知、絕望與自卑心組裝起來的機器,榨乾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夢想,我們整個社會都要因為繼續運作這台機器付出代價。
-卡爾·薩根,天文學家/作家

貧窮與不平等,癱瘓社會最嚴重的兩種人禍,甘地曾形容貧窮是「最糟糕的暴力」,
這不是說說而已,也不只是出自道德的看法。

這個世上絕大部分富可敵國、權勢遮天,同時也是最腐敗的那群人,不管是跨國企業財團、銀行、還是像郭台銘、王永慶這些ㄧ般人眼中的「超級贏家」,都是「企業政治 (corporatocracy)」的得益者。

現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也大多身價不斐--這也是他們在選舉中能夠順利出線的原因,用利益換取權力的把戲,每次都奏效。而民眾僅存的選項,也都是早就被那群權力核心「預選」好了,我們根本就沒辦法挑選真的代表人民的政治人物,我們也不能決定哪個政黨、哪位候選人拿到多少選舉預算,這樣的結果就導致了不平等,而且按照字面的「民主」也只不過是假象,因為整個系統的設計從一開始就有缺陷。不信?看到這邊的讀者可以試著去參選,不用我說你也知道機會渺茫,即使你的民主素養再好、治國觀念再清楚也改變不了事實。
沒錢,別想下場玩政治遊戲!

我們也常常從新聞上看到這些所謂的「演藝人員」,對社會毫無貢獻,卻年年賺進大把鈔票,享盡人間富貴,打開電視就可看到,誰又買了豪宅,誰又買了跑車,一定不只我看不下去了。
但真正富有的人都不會在螢光幕前出現,你必須從上市公司的持股人名單、選舉獻金的來源名冊這些隱晦的線索才能找到這些人的一點資料。

沒什麼人對上面提到的這些人抱有好感,不過必須要知道的的一點就是,這些人並不是貧窮與不平等的原因,這些人都只是這個扭曲經濟結構的一部分… …不是病源、只是症狀。

那麼,來看看我們歸類在「底層」另外一群人吧。
我自己就跟遊民工作過一段時間,現在偶爾還是會去愛心工作站幫忙。但是隨著我更加了解事實的真相,我的愛心工作變得有心無力了,每次到隨隊到現場去幫忙的時候,我心中都會升起巨大的悲哀,因為我知道眼前這些事根本就毫無理由存在,沒有東西吃、沒有乾淨的水喝、沒有像樣的房子住,沒有受教育的機會;這都跟人類的生產力沒有關係,只因為這個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危險遊戲,讓資源沒辦法分配到需要的人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的一生被這種無形的牢籠困住,而我知道,這種結構其實是可以被改變的。

我們今日所見的「匱乏」是一種假象。貧窮與不平等不是我們可以用「必要之惡」這類解釋就可以打發掉的,人類從漁獵、採集、農業、工業社會一路走來,現在正站在下一階段「科技社會」的門檻邊,我們擁有可以輕鬆跨越這道門檻的潛力,只是我們一直浪費時間與精力在自己創造的迷宮中打轉。

我遇過不少說話有條理、舉止有禮又有愛心的遊民,他們之中不少人在淪落到今天這局面前都是認真生活的「ㄧ般人」,有些有自己的家庭、有些還經營過公司,大部分的遊民都曾被打、被搶,受到社會殘忍的對待,或者因為失去家人而情緒崩潰到沒辦法自理生活。更慘的是,社會上完全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協助他們重返以前的生活,一開始在街上流浪的時候,每一個遊民都以為這種情況只是暫時的,不用多久,等到景氣變好,他還是可以回到社會中,過著「正常的」生活;當然有些幸運的人的情況是這樣,可是絕大多數就此在街上晃蕩討生活,直到某個意外發生-天氣太冷、某台車闖紅燈。

然後還活著的那些人,大概都會染上不良習慣,全身破爛又發臭,走到哪睡到哪,有他們存在的地方看起來就像第三世界,他們心中最常想的事情就是: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什麼時候我也變成以前在地下道看到的那群人了…

再講人數更多,出生就過著貧窮與不平等生活的那一群吧,因為缺乏家庭照顧,從有記憶以來,毒品、虐待、性侵 (你不願去想像的方式),構成了他們的童年,當然,也要他們能存活下來,然後一生徬徨無依,人生完全沒有方向;這群人被我們扭曲、病態的「經濟社會」視為垃圾、邊緣人-換句話說,如果你不找份工作、居住在地球上卻不繳各式各類的帳單,不意外地,你也會被視為社會的「負擔」,或者被一群無知的人們認為你天生就是個懶鬼、精神有問題等等。

「好手好腳也不去工作!」
「不要給這些乞丐錢,他們只會買來吸毒或是去嫖妓。」
「我再怎麼混日子也不可能會淪落到那樣,所以一定是這些人自己的問題嘛,天生就是廢物。」
這些無知的人的說法和盲目的程度讓我啞口無言,在整個社會風氣的薰陶下,他們連最基本的同理心都消失了,這也是我們社會最缺乏的東西。

儘管我們可以藉著成立愛心工作站接濟食物與衣服、由社會福利局發放一些救助錢,但這也正是讓我感到有心無力的地方,我們現在做的一切,以長遠面來看不過是杯水車薪,用寫程式來比喻就是對著一個邏輯悲劇的系統debug,當我們成功幫一個窮人順利脫貧,回歸「正常」社會的時候,更多的窮人又會冒出來,我們在打一場註定無望的戰爭,除非有任何方法能改變整個在一開始就確立了貧富差距與不平等的經濟結構,我內心希望的那種「真正的平等」才會出現。

就像這支TED Talk說的,貧窮不但讓不幸的個人受盡折磨,也撕裂了族群,甚至國家與全球社會。貧窮的威力影響了指數型成長的人口,更準確一點說是消滅,貧窮刺激人口的流動,這也是為什麼幫助發展中的國家脫貧不只是基於人道立場,事實上也安定了已開發國家的社會狀況。

貧窮長期以來跟犯罪、肥胖、未成年懷孕並列為社會失能的重要指標,許多研究都已經說明社會的幸福跟人均收入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不平等為所有社會階層的人都帶來負面的影響。不分地區或文化差別,貧富差距和伴隨的心理壓力 (如果你富有,你怕失去;如果你窮困,你怕逃不走) 影響了人類的心理健康、暴力與藥物上癮,甚至是壽命長短。

貧窮,不管在哪個地方,都是人禍,我們基於那套「社會達爾文」的狗屁理論,發明了這種殘忍又不必要的規則。只要我們繼續抱持著「每個人都必須賺錢養活自己」這種過時的觀念,貧富不均就不可能離開社會,現在的社會為了填補這個經濟系統的空缺而「創造」一堆浪費人類潛力的工作,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被指數型發展的科技逼到了死角-「新工作」的出現速度根本趕不上工作消失的速度,科技性失業的情況只會每況愈下,越演越烈。
死抱著這種過時的價值觀下去,只會代表著未來更嚴重、更失控的貧窮人數。

乾淨的空氣、水、營養的食物、房屋、衣服,還有跟社會發展相關的教育,這些都是人類基本的生存條件,如果我們真的想要成為一個貨真價實的「文明」,我們就必須確保所有人都能取得這些基本的要素;慘的是,即使在發展程度最高的國家中,也沒有一個做到這點。日日夜夜,數以億計的人都在為了餵飽自己跟家人苦苦掙扎,而日漸升高的物價讓日子越來越難過,這樣的負面影響是全面的,總有一天會打到所有人的頭上,包括那些現在看起來高枕無憂的有錢人。

該是時候停止這場世紀大鬧劇了,是時候拋棄我們對這個病態的經濟體制的盲目信心,是時候看清上位者只會摸頭不做事的把戲了 (除了有些無關痛癢的小活動能為他們帶來政治利益),是時候超越這個從18世紀以來的過時經濟系統了,我們從「黑暗時期」進入真正的「文明」的時候就是現在,只有我們允許之下,貧窮與不平等才有可能繼續困擾人類。

如果這個世界能夠聚集成千上百的人去殺人、去製造毀滅武器、去汙染整個環境,沒有理由我們不能聚集起來對貧窮與不平等宣戰。我們要負起照顧彼此的責任、我們要對整個地球環境表示效忠而不是各自的國家,我們要接受這個經濟系統已經過時的事實,而且阻礙人類的進步。我們有創造力、有技術、有方法、有動機去重新設計我們的社會與經濟結構,打造一個人人快樂繁榮、與自然和諧共存的世界裡。

哲學家克里希那穆提說過:真正的革命,是思想上的革命。

你就是尤努斯,你就是甘地,從思想改變開始,對貧窮與不平等宣戰吧!

貧窮不是窮人造成的,而是我們這些建立並且維持這個制度的「能者」,只要我們放棄舊有的觀念,大膽擁抱根本性的改革,我們必定可以解決貧窮。
-尤努斯

從今天開始,開始思考,成為改變的一份子!
我們定期分享這個世界最需要的聲音,歡迎來
台灣時代精神運動 The Zeitgeist Movement的粉絲頁按讚!

– – –

「貧窮」上一篇:你可能不太清楚的一些事-貧富差距,比想像的還要沉重得多

廣告

1 關於 “你就是尤努斯,你就是甘地:對貧窮與不平等宣戰吧!”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你可能不太清楚的一些事-貧富差距,比想像的還要沉重得多 | 時代精神運動 The Zeitgeist Move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